这一串串自上而下的垂珠在很多瓷画艺术家的笔下

  从我由云南省的珠宝鉴定师转到景德镇陶瓷行业的十年里(2002-2012),有些感受,也有些感伤。很多艺术家,从作品相识到与其相知,我站在收藏家的立场上,大家心目当中,假设当初给了他一个80分,多年下来很多艺术家是在逐渐减分,虽然价格越来越高,但是你能给他(她)的分值和(他)她的价格恐怕都已经是不及格了。当然,不加不减的也有,加分的不少。这减分的原因诸多,人品,艺品,其他等等,究其根本是你艺术家很多产出的作品愧对了收藏者,愧对了良知,愧对了价格。

  减分的人就不说了,说说加分的人吧。在业内,自从我加入了艺术家大军后,有两个人是与我对于艺术的理解有着深层次的触动,我在他们的身上学到了良多。第一个人是杨杰,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是艺术的认真。高温颜色釉作为绘画材料是现当代瓷画的一个新兴的流派,这里面的代表人物很多,但受制于高温色釉的工艺条件,很多代表画作大多粗犷,着于神而简于形,比如高温颜色釉来表现京剧人物是当今的一个流行画面,诸多瓷画形式并存,我们不能以一个个人的眼光去定论艺术家笔下画作的水平,但是我们可以看看细节。在高温颜色釉京剧人物瓷板作品中,头冠上的垂珠是一个细节,这一串串自上而下的垂珠在很多瓷画艺术家的笔下,是用高温颜色釉一笔,一笔的给搨出来,由而烧成后,大多像虫一样一坨,一坨的。而你再看杨杰的京剧人物垂珠,细心的用高温颜色釉成珠状堆起至一定高度,烧成后,珠圆玉润,就像镶嵌在瓷板上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珍珠,这就是杨杰的认真,这份认真的作用结果是你面对他的作品时感觉到一种舒服,一种享受。

  另一个人是干道甫,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是艺术也应该有思想,也要去如何逻辑思维,青花在他笔下就是0和1,是比特,是充分的互动,是矩阵,是无限的空间,是由此来探索艺术进化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现象、规律以及复杂系统思维的涌现行为。传统的瓷画就像一种单线程语文型的陶瓷艺术,八股的教学方式方法,用的是现成的词语遣词造句,用的是唐诗宋词引经据典,大家相互重复,相互叠加,画未有心生,窥一斑而知全豹。它有古已有之的对错之分,它有如山般沉重的金规铁律,它有你跳不出的祥瑞文化,于是乎师古不泥古是唯一灵丹妙药,但多少人觉的出,悟的到,超的脱,走的出。所以,干道甫在传统与时代之间的墙上开了一扇窗,有了交融。这就是属于干道甫式的一种数学型的陶瓷艺术,表现的是多线程的逻辑思维,他缜密而多样性的艺术作品,是你发自内心的会说到,哦,艺术可以是这样的,可以抛开组词造句的束缚,可以不用靠宗入派,可以用心造景,让心自然而飞,可以无需去考虑如何迎合市场,而是让市场跟随你炙热的心跳动。你可以不用去遵循规律,你本就可以创造一种规律。

  认同干道甫,其实也就是我想明白了,要学会用自己的比特进行思维,进行自我表现,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种规律,这才是人生。因为跟随的,模仿的,只能是干道甫的每一种成品的形式,但是体现不出来他的内涵,他瓷画的逻辑思维,那是他脑子里面的东西,是周遭,是环境,是历练所形成的。他瓷画上的每一种元素,是嚼透了的,是活生生的。都源于大自然,源于传统,源于古文化,但是在干道甫那里,却不在是书本上固有的形体,而是被他灵活多变思维灌溉着孕育了生命,自由生长,自由架构,它不断的拆散,不断的组合,闪现着不同的灵光,跃然于瓷上。这些都是你只能学到的形式,却永远学不到的思维,这才是艺术真正的门槛。所以他能成为唯一,因为后者无法跟随,也不知道如何跟随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