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冲赶到发现调戏者是高俅干儿子高衙内

传世巨着《水浒传》,有人将它喻为一大群男人和几个女人的故事。《水浒传》成功演绎了在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惊心动魄之义举,直接参与其中的就有三位女性,她们分别是母大虫顾大嫂、一丈青扈三娘。当然,《水浒传》中更为吸人眼球的是,它还成功演绎了李师师、潘金莲、潘巧云、阎婆惜、贾氏一帮女人的风流韵事。英雄的聚义成为评书弹唱艺人口中传唱的焦点,而风流韵事则成为人们茶余饭后不可或缺的话料。几百年的传唱流转,人们已然在心目中形成了《水浒传》中的女人都是矫情落尘、淫荡风骚的人。万绿丛中总有一点红,坏女人丛生,更能显示出好女人的完美。那么,今天乐奀在此试问,谁又是《水浒传》中最有贞洁、最守节操的女子呢?乐奀觉得这个荣誉当属曾经的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、豹子头林冲的老婆张贞娘所有!

《水浒传》中第六回、第十九回提到了林冲的老婆。张贞娘的父亲是东京禁军的教头,也许是识才的原因而把美丽动人、温文莞尔的女儿嫁给了林冲。后因被高俅之干儿子花花太岁高衙内看上,逼嫁不成,自缢而死。林娘子在水浒众女人中,可是独树一帜,虽然红颜早逝,但短暂的时间却为她留下了身后永恒的美名。在三妻四妾制的古代社会,林娘子如何能在而立之年,却未能给林冲生得一子半女的情况下,依然保留完整的一夫一妻制,且看林娘子做人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?

《水浒传》第六回提到张贞娘两次被花花太岁调戏的经过:作为八十万禁军的教头,林冲其实是个本分人。一天他陪老婆和侍女锦儿去岳庙还愿,路过大相国寺遇见鲁智深,相谈甚欢,便让他老婆自己去烧香。一会儿后侍女来报说有人调戏林娘子,林冲赶到发现调戏者是高俅干儿子高衙内,解围后高衙内只能离去,第一次调戏失败。第二次高衙内调戏林娘子是在陆谦的撮合下,结果也被林冲阻止。但林冲不敢修理高衙内,因为他上司就是高俅。而高衙内忘不了林娘子,于是求助他干爹,高俅便设计陷害林冲,这就是后来的林教头带刀误入白虎节堂,本应死罪,最后决定刺配沧州。

图片 1

张贞娘面对花花太岁三番两次的亲近骚扰而都未让他得逞,以自身的正气捍卫了女人的尊严。每每读到此处,都为张贞娘不畏强权的精神深深感动。若说她第一次不知花花太岁就是高俅的干儿子尚可说的过去,第二次肯定知道了,而且知道高俅是林冲的上司,想想得罪这样一个上司,将来林冲的“铁饭碗”还能不能保得住?也许很多女人一开始也会像张贞娘一样捍卫,但再一次就会有妥协,为了家庭的和睦,为了老公的工作,也只好委屈一下自己了。试想一下现在的女人,如果知道对方是当官人家的儿子,还能拒之千里吗?谁不爱钱,谁不爱权?在名与利的双重诱惑下,又有几个女人能像张贞娘那样重生?贞节重要,但名利更重要

再说第二次,陆谦来访,那是没安好心的来林家做客。张贞娘在客人少坐的情况下,依然拜茶迎上;况这陆谦是林冲的故友,且多得林冲的帮助,本是他的恩人,当厚礼相待。可见张贞娘在待客方面是面面俱到。林冲与老婆结婚三年,从未红过脸,不是林冲脾气太好,而是娘子性情乖巧,温柔和顺,事事处理的尽在礼上,就算林冲是阎王脾气也挑不出她的毛病来。当高衙内调戏时,张氏义正严辞:“清平世界,是何道理,反良人调戏!”说明张氏知法识礼,是有教养的人;当张氏听说林冲与陆谦吃酒时昏倒后,宁危不乱,首先吩咐隔壁王婆看家,真是细心之人,然后急匆匆赶去见林冲,真是关切情深,后又遇高衙内非礼,大呼“杀人”,真是有胆有识啊!

图片 2

张贞娘乃女流之辈,当也生性懦弱。花花太岁的三番两次的亲近骚扰,以致把花花太岁弄成相思成灾,相思入病了。张贞娘不想让老公惹事并非她惧怕高俅的权势。在闻知林冲要拿刀找人寻仇之时,张贞娘却深明大义,说“我又不曾被他骗了,你休得胡做”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,在强权面前,息事宁人是明智之举。想想古代的女性,社会地位低下,能像张贞娘这样生活的女性恐怕是人人追求的梦想吧。既然平安无事,何必自惹事端;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稳妥的生活一生。张贞娘希望自己能平静的生活,所以能忍则忍了,也不想给老公添太多的麻烦。相比同一时期清风寨赵高的老婆,张贞娘可是高尚多了;不但不会煸动老公闹事,还会强压火侯,男人得此妻,何乐而不为?

丈夫被发配沧州,“诚恐误了娘子青春”,休书一封,要张贞娘改嫁,她却死活不肯,是抱着必死的心与爱情一搏。我们真的很佩服这个只读《女儿经》的古典女子却是如此的深明大义。老公走后,她一直在父亲家生活,不曾改嫁,任凭高俅他干儿子怎样的闹,死活不出门;结果红颜薄命,香魂归西。让我们在此温习一遍《水浒传》第十九回中那感人而又凄惨的描述吧:“一日,林冲见晁盖作事宽洪,疏财仗义,安顿各家老小在山,蓦然思念妻子在京师,存亡未保;遂将心腹备细诉与晁盖道:‘小人自后上山之后,欲要投搬取妻子上山来,因见王伦心术不定,难以过活。一向蹉跎过了,流落东京,不知死活。’晁盖道:‘贤弟既有宝眷在京,如何不去取来完聚。你快写信,便教人下山去,星夜取上山来,多少是好。’林冲当下写了一封书,叫两个自身边心腹小喽罗下山去了。不过两个月,小喽罗还寨说道:‘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,寻到张教头家,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,自缢身死,以故半载。张教头亦为忧疑,半月之前染患身故。止剩得女使锦儿,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。访问邻里,亦是如此说。打听得真实,回来报与头领。’林冲见说了,潜然泪下;自此,杜绝了心中挂念。”

堂堂一个英雄好汉,林冲在坚守节操的老婆面前是不是也太怂了点?!你跟我离婚可以,但是我用我自己的贞洁告诉你,我生是林家的人,死是林家的鬼。这就是恩爱夫妻的典型,虽然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是她这种忠贞不二到什么时候都是爱情追求的最高目标。以悲剧的结束捍卫了她纯真的爱情。在张贞娘的心中,爱情是神圣的,不可亵渎,不能违背;是贫贱不移,富贵不淫的。这种纯洁的思想也恰恰是如今每位女子心中的那份梦想。在爱情这条路上,有多少人因为金钱名利而失去了自我的中心?有多少人因为脾气不和而把爱情与婚姻推向了死亡?起初的那些纯真经不起时间的埋汰,曾经的记忆在历史的风中都化为尘埃。

我们以纯真的思绪化做一瓣心香,去祭奠张贞娘那缕逝去的香魂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